Mario Chalmers亲笔:準备好我的回归吧!

Mario Chalmers亲笔:準备好我的回归吧!

2008年NCAA总冠军赛,最后几秒时我命中了一记扳平比分的三分球,这是我人生中、或许也是堪萨斯篮球历史上最重要的投篮。几个月之后,我在纽约参加了NBA选秀大会——这个时刻已经感觉很遥远了。这并不完全是你想象中的热闹现场,我没有被邀请进小绿屋,但我无论如何都希望能走上选秀大会的舞台。我精心打扮了一番,只为了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和我的家人们一同坐在麦迪逊花园广场球馆的看台上。

当每个新秀被逐个叫上台后,我的经纪人都会不停地给我更新最新的消息。我认为这次大会给那时的我上了一堂课,那就是不要相信他人的炒作,但在那一个夜晚我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大萤幕,随着一个又一个名字被选中,我的心砰砰直跳。

终于,第34顺位显示了我的名字。

当我被灰狼队用第二轮总第34顺位选中时——我最终被交易到热火——我已準备好去证明联盟的其他29支球队都对我有着错误的看法(有几支球队甚至两度错失了我)。因为选秀大会的结果,我充满了怨恨——一些球队在选秀大会的试训时说我有着前途似锦的未来,但如此多人在我之前被选中的现实让我难以接受。我认为我一直都心怀恨意,所以当我开始职业生涯时,我又在心底种下了一枚怨恨的种子。

我仍记得我在热火队的第一场比赛,那场比赛是在麦迪逊花园广场球馆进行的,每个人都知道我有多幺自信,而我对位的球员则是我早已有所耳闻的Jamal Crawford。我在小时候就看过他的比赛,并在西雅图地区和他打过比赛。所以这场比赛是一次很不错的经历。我感觉很自在,职业篮球也一直是我熟知的那项体育运动。

我很享受我的菜鸟赛季,清楚了我在联盟中具有一席之地。我没有被大场面震慑住,但这不意味着我不敬畏我面对的对手们。对位活塞时期的Allen Iverson,对位LeBron James——这些都是美好的回忆。以及对位KD,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对决令我难忘(当我还在堪萨斯大学时,我们两次击败了他的德克萨斯大学,就这幺随口一说)。

T-Mac是我成长道路中最喜欢的球员之一,我和他也有过对位。作为一名新秀,我必须确保不被别人发现我过多地傻傻地看着我的偶像。

Mario Chalmers亲笔:準备好我的回归吧!

但我从未因此而感到恐惧,我最终以场均10分4.9助攻2抄截的数据结束了菜鸟赛季,我最骄傲的事情莫过于我能够先发出战全部82场比赛。

对于一个二轮秀而言,这个菜鸟赛季一点都不糟糕。

随后的休赛期,我必须调整我的比赛方式来适应教练们希望我在迈阿密承担的角色。我尽我所能地专注于做一名顶级防守者,我们最终拥有了篮球运动中最好的防守型后场组合之一,对此我一直引以为豪。

作为一名已经征战了82场比赛、外加一轮季后赛的系列赛的球员,我进入了我NBA职业生涯的第二年。我感觉一切都正重回正轨,选秀夜的痛已不再那幺痛苦。

但这也不完全是好事,我们输掉的比赛场数之多令我感到不适。Dwyane Wade还是一如既往地出色,但Shaq随后离开了球队,我们也为了略高于50%的胜率而苦苦挣扎着。对于我而言,从高中时期开始,我就一直处在一支赢球的球队。在我看来,输球是件新鲜事。

在那个赛季后,LeBron和Chris Bosh来到了迈阿密,你们或许都还记得这件事。

所有人都记得我们与小牛队的NBA总冠军赛——我们理应赢下那轮系列赛,我们是更好的那支球队。在总冠军赛,你会希望在球场上释放一切。上一次我在比赛时感受到这样的氛围、如此充满能量和压力,还是穿着堪萨斯大学松鸦鹰队队服的时候。那一次我们以胜利者的姿态、迎着阳光离开了球馆。但现实是,你不可能每次都是胜利者。与LeBron和Wade输掉总冠军赛的第一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这让我充满了斗志,愿不惜耗光油箱里的每一滴燃料来不断向前。

Mario Chalmers亲笔:準备好我的回归吧!

在随后的几年里,我开始理解成为一支总冠军球队中的一员是怎样的一种体验。我不仅学会如何赢球,也学会了如何保持我的赢球文化。Wade和LeBron都曾在前几个赛季里打进过总冠军赛,而和他们并肩作战时,你不会希望被他们盯着并说道,「因为他,我们才会输球。」这两人把我看作是小弟,所以每次你看到他们冲着我我叫喊时,那都是兄弟间的爱呀。(但那也是真的叫喊!)

职业生涯的前几年让我领会了如何在NBA取得成功的奥祕,那就是处在正确的环境下。2015年11月,我被交易到曼菲斯并爱上了那里,因为我是球队的第六人,仍然能够掌控球队的进攻,并且打出我自己的风格。你或许认为被放到替补阵容对我的职业生涯而言是在走下坡路,但我立刻便与灰熊队的第二阵容凝结在了一次。看着Vince Carter、Zach Randolph、Mike Conley和Marc Gasol的比赛,我学会了许多小细节。他们对我的经历也有着极大的尊重,他们一直在问我迈阿密时期夺得的总冠军和最终胜利的感觉。他们甚至要我把总冠军戒指带来给他们好好看看。

为灰熊出战的第三场比赛中,我得到了29分,球队也战胜了雷霆——我和Russell Westbrook一直在一对一的较量着。

但随后,2016年3月9日,我的阿基里斯腱撕裂。我知道诸如Kobe的一些球员都从这个伤病中恢复了过来,并续写了他们的职业生涯。如果他能做到,我也能做到,所以我从未让质疑声战胜我的意志。

但过了一会儿,在恢复过程的早期,进展是如此之慢。

Mario Chalmers亲笔:準备好我的回归吧!

我什幺事都做不了,也不被指望能做到。我不能开车。我不能走路。我骑着一台小轮摩托车。我的母亲、我的父亲或我的姐姐Roneka——基本上都是他们陪伴在我的身边——带我去我需要前往的地方。除了在美剧《毒枭》结局时狂欢作乐,我把我手上所有的时间都花来了解阿基里斯腱——我的阿基里斯腱是如何撕裂的,以及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来成功恢复。我只是想做大量的研究,并靠自己解决这些问题。当时,我并不知道我面对的是什幺,了解自己是件好事。

一旦我能够重新开始打球,我主要集中精力恢复我的速度。我认为这是我受伤后失去的主要内容——以及弹跳能力。我只想回到我以前的状态,而敏捷一向是我比赛内容中的主要部分。恢复的过程是如此地高强度,每一天都是,而恢复的进展却是令人苦恼地缓慢,完全没有顺其而来的突破性进展。我必须学会如何再次奔跑——如何加速以及如何在狭小的空间里急停,今年我会展示出我恢复过程的效果,对此我很自信。

最重要的是,在去年春天进行手术后,我在五个月内不被允许进行任何与篮球有关的运动。那是目前为止我远离篮球最长的一段时间。但在那五个月里,我意识到了我并不是孤身一人。我想要回到总冠军赛的赛场,一旦你体会到了这其中所要付出的代价,你便会执着地踏上这条路。

所以,接下来会发生什幺呢?

準备好我的回归吧,我很快就会回来了。